热点专题党报摘要 理论探讨 社科文萃 大讲堂 下载中心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数字图书馆 > 党报摘要 >

促进文化与经济融合的潮州探索

时间:2011-01-25 23:5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促进文化与经济融合的潮州探索
 
用文化推进经济发展
□ 本刊记者王万征 杨春华
编者按:温家宝总理说,一个国家,当文化表现出比物质和货币资本更强大力量的时候,当经济、产业和产品体现出文化品格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才能进入更高的发展阶段,才能具有可持续发展和持续创造财富的能力。
温总理的这段话高度评价了文化的战略地位和作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省市把文化作为促进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的抓手,其中,广东省潮州市提出,促进文化与经济融合,推动潮州由文化资源大市向文化经济大市转变。潮州的实践是以文化促进经济发展的最好注脚。潮州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必可为其他地区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潮州的困惑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著名侨乡、国家园林城市、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潮文化的发祥地……广东省潮州市有一大串响当当的头衔。这些头衔背后,是沉甸甸的数字支持:潮州拥有文物景点728 处,其中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 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9 处;潮州的潮绣、潮州彩瓷、麦秆剪贴画和铜胎掐丝珐琅等11 项传统工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其他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4 个项目;以潮州方言、潮剧、潮州音乐等为代表的潮州文化更是以鲜明的地方色彩被汉学家誉为“中原文化的典橱”……
对此,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很自豪:潮州是广东省文化特色最为鲜明、文化资源最为丰富的地方之一。
但是,拥有丰厚文化资源的潮州人在发展道路选择上却曾充满困惑。
潮州地处中国东南部、广东最东端。“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韩愈被贬潮州时,曾写下这样的诗句说潮州之偏远。直至改革开放多年以后,潮州人自嘲潮州的方位依然是“省尾国角”。“省尾国角”部分契合了潮州在广东的定位,长期以来,潮州市经济总量和人均GDP 在广东省只能算是中等偏下。
潮州旅游资源丰富,旅游产业本该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但潮州市旅游经济收入只占广东省旅游收入的零头。潮州人尴尬的发现,“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园林城市”等金字招牌并没有给潮州带来期望的收益。
潮州手工业自古兴盛,陶瓷、木雕、刺绣、泥塑等工艺享誉国内外,但这些行业发展至今,都面临着各自的难题。有些工艺比如木雕、泥塑等难以突破手工作坊的限制,难以走向市场化、产业化。产业化发展好的工艺也面临着升级转型的问题,以潮州的陶瓷产业为例。
1300 年前,潮州已经开始陶瓷生产,是我国的著名古瓷都,也是中国陶瓷出口基地之一。潮州陶瓷业的兴盛延续至今,今天潮州依然是全国工艺瓷、日用瓷的主要出口基地。不过,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潮州人发现,同样质量的一件瓷器,按照国外公司要求设计包装后,到国外价格就翻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对此,潮州一家陶瓷集团的顾问、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张永汉感慨地说:“以这种方式出口陶瓷,实际上我们卖的是珍贵的瓷土资源,卖的是廉价的劳动力。”
二、潮州的选择
一斑窥豹,从潮州陶瓷业的发展的阶段性变迁可以看到潮州不断探索的脚步。
从改革开放到上世纪90 年代中后期,潮州陶瓷业主要是直接对海外订货的样品进行加工制作,设计创意要素都是国外的,所以只能处于世界产业链的最低端;而近十年来,潮州开始对西方的设计进行消化吸收,并通过模拟进行创意,虽然仍处于附属的地位,但产业链中的位置开始上移;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潮州抓住契机,通过技术创新和文化创意,产品渐已打入西方的高端市场,并开始创立出自己品牌。潮州陶瓷主产区枫溪区区委书记张时义谈起潮州陶瓷业发展的这三个阶段,很是感慨:“产品如果缺少了文化设计的要素,只能占据产业链的最低端,文化软实力上不来,价位也就提不上去。”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指出:“潮州要加快工业发展,必须充分发挥潮州文化的优良特质,努力增加产业、产品的文化元素和文化特色。” “潮州在自然资源、地理位置、国家战略布局等方面不具备优势,但我们有历史丰厚的文化资源,这是我们推进科学发展的优势和不竭动力,我们一直在思考把文化的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推进力量。”潮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丽文简短准确地概括了潮州对发展道路的定位。
解决了发展依托的思路,又有产业实践的支持,潮州的选择明晰了:发挥文化的引领作用,提升潮州的软实力,推动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
一是以文化创意和科技创新“双轮”驱动,解决传统工艺产业化的难题。
将潮州丰富的传统工艺产业化,难题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实现较大规模生产的技术难题;二是传统文化创意和现代产业结合的难题。潮州市一方面引导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同时更多地关注文化对产业发展的推动和引领。潮州的陶瓷业,利用潮州传统文化和工艺的优势,着重从审美和文化的角度制作高附加值的陶瓷产品。在今天的潮州陶瓷产品上,不仅能看到浓浓的潮州文化痕迹,还能够看到多种潮州传统工艺技法的融入,比如潮州的瓷塑就融入了潮州木雕、石雕、嵌瓷等工艺。
同样的例子可见于潮州的婚纱晚礼服产业。上世纪80 年代初期,一香港客商希望在薄如蝉翼的真丝面料上针缀2 磅多的珠子,还要保持真丝不变形。这个制作难度让众多企业望而却步,潮州潮绣厂采用潮绣的独特针法解决了这一难题,并因此开启中国婚纱晚礼服产业发展的里程碑。今天,潮州被称为“中国婚纱晚礼服名城”,婚纱晚礼服产业在潮州的蓬勃发展,正是得益于将潮州刺绣、抽纱等传统工艺注入现代产业的做法。
二是政府全力提供创新创意服务,解决中小企业结构转型难题。潮州陶瓷产业规模以上的企业有3000 多家,大小企业加一起超过10000 家。有实力的大型企业可以独立进行研发创意,但中小企业搞创意研发,资金、人才都是瓶颈,大多数中小企业只能被迫在产业链的中低端做些加工贸易,无法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和市场竞争力。
解决中小企业的这种困境,需要政府提供更多服务。潮州正在推进“中国瓷都陶瓷文化创意产业园”建设。产业园包括一个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它以潮州陶瓷研究院为主体,实施产学研联盟,开展潮州陶瓷共性技术研究和攻关,为潮州陶瓷产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支撑和服务。
三是既注重文化硬实力,更注重文化软实力,进行“文化潮州”建设,将潮州建设为“天下潮人的精神家园”。
修复一批文物景点、振兴一批传统工艺、建设一批文化设施、创作一批文化精品、做大一批文化产业,建设“文化潮州”,两年多时间,潮州市先后投入10 亿多元,而潮州市年财政收入也只有10 多亿元。
潮州人常说:“海内一个潮州,海外一个潮州。”这是说潮州市人口有250 万,而在海外也有250 万的潮籍乡亲。潮州,是海内外潮人共同的故里家园。潮州借助潮州文化这一精神纽带的联结作用,通过搭建各种文化交流平台,吸引国内外潮人回家乡投资兴业。近几年,潮州已连续举办了三届文化旅游节,还举办了广东省第二届粤东侨博会。
从企业自发到政府引航,潮州市走科学发展道路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三、潮州的答卷
踏访潮州,文化旅游已经初具规模,随着中国四大古桥之一广济桥的修复完工,韩江两岸的韩文公祠、宋窑遗址、牌坊街、开元寺等文物古迹被有机地连成了古城文化旅游区。在旅游区,不仅可以看名胜古迹,还可以购买具有浓浓地域文化特色的潮州木雕、刺绣等传统工艺品。今年的“五一”小长假,潮州迎来30 万游客的新纪录,全市景区接待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1%。
利用独特的潮州地方文化的支撑,潮州陶瓷业走出了一条“工艺陶瓷日用化,日用陶瓷工艺化”的发展之路,实现了从加工向设计转变,从卖产品向卖文化转变,从制造经济向创意经济转变的三大变革,从而彻底改变了以往“一等商品,二等造型包装,三等价格”的状态,大大提高了陶瓷产品的附加值和市场竞争力。2009 年,欧美陶瓷产业巨头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明显萎缩,而潮州的陶瓷出口逆势上扬,陶瓷出口额8 亿多美元,增长33.4%,对东盟、非洲、拉美出口分别增长35.7%、51% 和13.5%。潮州的服装销售额也突破45 亿元,出口额2 亿多美元。潮州特色工业虽然总量不大,但现在已有345 个省级以上的名牌名标,其中国家名牌18 个,在广东省排第5 名,另外还有49 个企业主导和参与国家和地方标准的制定。
传统产业借文化升级转型,传统工艺也因与市场结盟而获得更大的发展。
依托婚纱晚礼服这一现代产业,潮绣、潮州抽纱、潮州钉珠等传统工艺得到传承、发展;通过推进文化遗产市场化运作,潮州木雕、潮绣、大吴泥塑、潮州麦秆画、潮剧表演、潮州菜等传统技艺获得了新生,形成了良好发展态势。
与此同时,随着文化产业政策进一步完善,民资兴办的文化产业开始活跃在潮州城乡各地。潮州市目前民办各类印刷复制企业803 家,年完成工业总产值近30 亿元,文化产业成为潮州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点。
将旅游品牌与文化品牌深度融合,提升旅游的文化品位;挖掘传统文化价值,把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与现代经济产业高度融合;以文化创意推动产业提升和转型……在科学发展的道路上,潮州市交出了自己的亮丽答卷。这份答卷或许尚不完美,但作为一个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地区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有益探索,必可为同类地区提供可资参考的镜鉴。
一个文化资源大市的发展观 ——专访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是近年流传颇广的一句话,意思是说文化仅仅是个舞台,上面唱主角的还是经济。但在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的眼里:文化和经济已经难舍难分,文化不仅起到搭台作用,还是科学发展的主角。
“潮州的发展必须发挥文化的引领作用,提升潮州软实力,推动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在接受《时事报告》采访时,潮州市委书记骆文智如是坦言。
“传统文化运用得好,就能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
《时事报告》:潮州什么时候开始提出“推进文化与经济融合”这一命题?
骆文智:潮州文化是岭南文化的重要支脉,其强大的生命力已经镕铸在潮州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作为潮州文化的发祥地,我们历来重视文化的传承、创新和发展,坚持立足长远、大处着手、全民参与、整体推进。
2006 年,我们首次把文化经济与特色经济、港口经济作为大力发展的“三大经济”之一。2009 年6 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明确要求潮州“大力推进经济与文化融合,走出一条新路,为全省提供示范”,这既是省委、省政府对潮州提出的发展命题和殷切期望,也是我市立足地方实际、增创发展优势、增强发展后劲,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必然选择。
《时事报告》:推进科学发展,不同地区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的路径各有不同,潮州为何选择了这条推进文化与经济融合的道路?
骆文智:选择这个道路,一方面是因为潮州本身具有文化资源优势。潮州文化自成体系,独立一格,潮州话、潮州功夫茶、潮剧、潮州音乐等文化形式丰富多彩、特色鲜明,潮州的传统工艺也都保存得非常完整。这些传统文化,运用得好,就能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在现代经济中,文化因素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们提出,要充分发挥文化对经济发展的统领力、推动力和渗透力。第一是统领力,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一个城市综合竞争力的象征,现代经济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文化的竞争。一个国家没有文化,就没有支撑力;一个企业没有文化,就没有生命力;一个产品没有文化,就没有竞争力。第二是推动力,文化运用得好,可以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其力量是巨大的。第三是渗透力,文化的渗透力是非常强的,它不但可以推动经济的发展,还可以带动城市的建设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发挥文化对产业发展的推动力,促进文化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
《时事报告》:在推进文化与经济的融合时,潮州主要有哪些做法?
骆文智:在具体工作中,我们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发挥人文优势,注重传承创新,增强区域文化统领力。作为潮州文化的发祥地,我们历来重视文化的传承、创新和发展,通过修复一批文物景点,振兴一批传统工艺,建设一批文化设施,创造一批文化精品,壮大一批文化产业,把潮州先人留下来的文化瑰宝传承好、保护好、发展好,把潮州文化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二是注入文化元素,提升产业素质,增强产业核心竞争力。文化与经济的融合很多是体现在产业和产品上,潮州的特色产业鲜明,这几年我们注重文化的发展,并把文化的元素更多地注入特色产业中。三是整合文化资源,发展文化旅游,增强文化经济的支撑力。潮州的文化景点众多,旅游资源丰富,这是潮州发展文化旅游业的优势所在。
我们以古城文化旅游区建设为龙头,加大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整合、包装和宣传的力度,全面提升潮州旅游业的整体水平。与此同时,借助旅游这一平台,推动传统工艺美术的市场化、产业化进程,促进传统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动漫产业等文化产业大发展大提高,初步形成文化经济产业化的态势。
《时事报告》:潮州在推动文化与经济融合发展的实践中,最大的困难在哪里?未来潮州推进文化与经济的融合这条路要怎么走?
骆文智:我认为困难主要是在理念认识上,比如如何重视历史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现在大家一谈文化,就想到文化产业,发展文化被狭义化成发展文化产业,但对于历史文化的保护,讲得很少,投入得更少。我们想想,一个文化如果离开了历史文化,这个文化能有支撑力吗?
今后怎么走?当前,潮州市发展面临很多的机遇和挑战,我认为,只有较好地挖掘文化这一宝贵资源,不断增强文化对发展的影响力和渗透力,才能形成加快发展的优势。我们将进一步发挥文化对产业发展的推动力,促进文化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实现产业发展变更强;进一步发挥文化对城市发展的集聚力,促进要素资源向城市集中,实现城市环境变更优;进一步发挥文化对人民生活的提升力,促进群众物质文化生活不断改善,实现人民生活变更好的目标。
文化是经济的灵魂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司长陈文玲谈文化《时事报告》:温家宝总理最近谈到,在现代经济中,文化因素越来越重要,经济与文化越来越融为一体。怎么理解总理的这句话?
陈文玲:文化是经济的灵魂,文化的含量也是经济质量的一种体现。一个经济大国,当其产品含有更多文化含量的时候,其产品才有竞争力。
我国的制造业曾经有1800 多年的辉煌,产品在历史上几个阶段曾经是世界财富的象征。1745 年,瑞典商船“哥德堡号”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到访广州,购买瓷器、丝绸等中国商品,据测算,当时“哥德堡号”所购买的一船中国商品,就相当于瑞典全年的GDP 总量。
中国丝绸、瓷器、家具等产品之所以能成为无价之宝,就是因为这些产品承载了巨大的文化含量。文化创造的财富是永久财富,是能够永远保值并且不断增值的财富,比如历朝历代中华民族留下的诗书字画、保留下来的精品瓷器和古家具等,保留时间越长,其价值就越高。
一个国家经济越发达,文化的地位和作用就越重要,发达国家地区包括美国之所以在全球具有话语权,实质上是由于文化的影响力和渗透力,在于文化带动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和提升,在于文化产业在国际市场的开拓中起到了先导和导向作用,带动了国内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企业组织结构的不断调整和优化,由此组成了国家经济持续增长的竞争力。
最近两年,中国的文化创意、工业设计等含有文化元素的产业自身发展非常快,对制造业的支撑作用也越来越明显,这符合世界经济与文化融合的发展趋势。
《时事报告》:怎么看文化对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作用?
陈文玲:当下,中国制造业的产值占全球的将近20%,是名副其实的制造业大国,但是我们还不是制造业强国。从总体上看,我们还是处在产业链的中低端,也是在产品价值链的中低端。我们现在的出口品大多是廉价的、低附加值的商品,我们创造财富付出的成本和代价还比较高昂。归根结底,我们产品的文化含量还不够。
当然,我国当前仍处在工业化的中期或者后期,制造业所占比重大毋庸置疑,但是和制造业相关联的服务业并不发达,产业中的文化价值并没有创造和挖掘出来。要优化产业结构,就要加快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另外,我们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需要在所在国家体现出良好社会责任的形象。这也特别需要我们从文化层面提高我们的产品层次、企业层次和企业家的水平。
《时事报告》:促进文化的发展,并发挥文化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地方政府应该树立什么样的理念?
陈文玲:文化是一种软竞争力,培育软竞争力比培育有形的竞争力更难,比培育硬实力更难,它需要有文化认同感,有文化的积累。
文化的规律和制造业的规律完全不同:制造业是有形的东西,文化是无形的;制造业是需求创造供给,文化的产品是供给创造需求,一个好的文化创意只有变成产品,它才有可能被人们所认识、所接受,才能转化为人们的需求。所以,我们不能像搞制造业一样搞文化,但是制造业可以融入文化,通过文化来提升竞争力。
推动文化与经济的融合,决不是概念上的。现在有一种误区,很多地方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初衷是好的,但是方法是错的。采取了发展制造业的发展方式——圈地、搞园区、搞动漫,还是搞低端的加工贸易。这个不行,忽视了我们国家的强大的文化优势,文化积累的竞争力。我们最需要的是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变成现实的产业竞争力、产品竞争力、文化竞争力。
我去年看了台湾汉唐剧团演的《韩熙载夜宴图》,把南唐后主李煜时期画家的一幅画改编成戏剧,受到很大震撼。这个戏剧在全世界巡回演出,都是在当地最高端的剧场演出,现在全世界排队。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传统的东西不是没有市场,是我们没有将它做到极致,没有将其最有价值的东西挖掘出来。
《时事报告》:发挥文化对经济的提升作用,地方政府怎么定位自身的作用?
陈文玲:文化可以划分为三类:第一是纯文化品,包括影视、动漫、书画等;第二是和制造业相关联的文化品,表现为工业设计、时尚设计、建筑艺术、手工艺品等,这类文化品是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是制造业的前端和高端;第三是与服务业相融合的文化品,比如中国的饮食文化、酒文化、旅游文化等。
文化和文化品的不同存在形式,要求政府应该尊重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研究文化的特殊规律,它与制造业不同的规律,然后采取适合文化发展的政策、方法。比如说纯文化品的创作载体是个人,是具有创作力的个人,不能靠园区化的,也不能靠产业集聚,弄一个园区,让100 个作家过来,还是产生不了诺贝尔奖。但和制造业相关联的文化,是需要培育的,使其成为一个生产性服务业,也是可以园区化的、产业化的,可以集聚的、可以有上下游的。
另外体制改革也得跟上去。在日本,研发机构的创意者就是这个项目转化为商品的带头人,负责整个主持这个项目的后期制作,一直到形成产品。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创意人员的热情和主动性。政府要为文化和制造业的融合创造最好的体制和制度安排,包括管理方式上的改革。
总体上,我认为,文化的发展规划、文化市场的规制、文化产业发展的规范,这些应该是政府做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